金沙js28

职工艺苑
【散文】风起,絮飞扬
发布时间:2019-05-14 文章来源: 作者:□ 王璇 浏览:

 

路旁的柳树、杨树换上绿色的春装,沐了一场春雨后,经过太阳的暴晒,一个个都炸开了花,杨絮、柳絮经过风一吹,化成了“漫天飞雪”,飘飘洒洒,随风漫舞。

行走在路上,满天的飞絮一不小心便迷了双眼,或拍打在人的脸上、鼻子上,被抓得面红鼻赤;打开窗,它便顺着窗子往屋里爬,随处飞舞;在阳台上晾晒的衣服、被子被收进屋里时,也沾满了絮毛……它随风而飘,活得恣意潇洒,却不知自己已经被人厌恶无比。每逢春夏交接时节,便因它而生出了种种不便。满地的飞絮,凭借着身材的轻盈,一触起舞,扫不得、动不得,飘洒到人的皮肤上,瘙痒敏感;沾染到桌上、椅上,难以清理;给环境造成一定污染,还让人呼吸不畅。提起它们,人人都有说不出的“痛恨”。而它们,依旧偏偏起舞在暖风里,飘落到地面,滚成一团一团,等待着雨水的滋养。

论起这絮的“身世”,倒有些让人怜悯。他们都是雌杨树、柳树的种子,处处飘洒是为了使树木广泛传播。《本草纲目》上还记载着,杨絮具有清热解毒、益肝明目的功效。得知这些,看着这“漫天飞雪”,竟也没了当初的厌烦。对于杨树、柳树来说,飞絮就是它们的“孩子”,“树妈”盼望着这些飞絮能落地生根、发芽长大。白居易在诗中曾说“劝君莫打三春鸟,子在巢中待母归。”同理,这飞絮和动物一样,也是离了妈的“孩子”,它们背后承载着大树的期望、承担着树木家族的命运。它们飞舞,是为了寻找一片广袤的土地,然而身材的轻盈,让它们永远无法决定自己的方向,它们比任何事物都期待着落地。

树木亦分雌雄,不禁感叹“万物皆生命,花草亦有根”,和杨、柳絮有一样命运的还有芦苇、蒲公英等,但是蒲公英因为身材矮小、长得可爱,没人去厌恶它。而杨絮、柳絮凭借着庞大的群体和影响力,变成了人人唾弃之物,我们总是放大它带来的种种“麻烦”,而忽视它的价值感。在古时,它们也曾是是文人墨客的“座上宾”,刘禹锡称其“何处好风偏似雪,隋河堤上古江津”;晏殊美曰“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风”……其中美好,自会有人去品评。